向孩子学习如何不被他人的目光“杀死”

  《无所谓套Zhuāng》实拍图。

  “有SuǒWèi”的大人,

  “无所Wèi”的孩子

  普拉斯笔下的故事Shì很简Shàn的:在一个平凡如Wǒ们所有人都可以长大Hé生活的小城镇,有一个平凡Rú你我的Hái子麦克斯,想要一套套装。

  或者Shuō,不Zhǐ是麦克斯,谁不想Yào这样一套套装呢?不太朴素,不太华Lì,不太厚,不太薄,一Tào合身的、完美的、可以应对Sì季、做任何Shì情都能穿的套装。

  不过,当如此一套套装如天降馅饼似的降临到他的家Tíng的时候,麦克斯的父亲和兄弟都因为惧怕穿上毛茸茸的黄Sè套装会招Zhì他Rén的眼光惹来各种非议而放Qì了,他们不仅担心——“朋友怎么看我?”,Yě会担心“Hú狸、奶牛怎么看我?”。

  

  每个人都有套装,而麦克斯Què没有。

  Zhǐ有麦克斯愿意穿上套装做各种各Yàng的事情。他自由自Zài,无所畏惧,全心投Rù,与这套套装融为一体,最终,麦克斯不仅没有招致他人的恶评,反而收获了羡慕,同时也在展现自我De过程中获得了幸福。

  无论对谁来说,这个Gù事都不难理解——套装是向社会展示外在形象的一个象征。Dàng麦Kè斯穿上套装,以“无所谓”冲破社会的规则和束缚,这个勇敢表达的小孩找到了勇气和自我,并且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社会认可。

  最后,“他经过的地方,无论是肉贩或是面包师,铁匠还Shì金器商,裁缝还是修补匠,酒馆的Lǎo板娘、学校的老师、杂货铺老板和好太太们,还有牧师和市长,大家都从门前窗后探出身来”,羡慕麦克斯有这么一套“精彩绝Lún的套装”。

  文笔虽然优美Liú畅,妙趣横生,Bù过,从成年人的角度,我MénNuó免注意Dào这个简单诗意的故事有其残酷和“悬浮”的Yī面。

  残酷在于,正因为麦克斯是一个孩子,是一个还不具有任何社会身份的人,可以想干嘛就干嘛,他才可以“Wú所谓”。

  

  爸爸和哥哥们对于穿上这套衣服都顾虑重重。

  麦克斯的父亲尼克斯在银行工作,他会想,“其他的银行职员都穿着深蓝色或者ShēnHuī色的套装。从来没有人穿过芥末黄色的套装”。于是,为了避免在工作场合中失误,尼克斯爸爸不能穿这件套装。

  麦克斯的哥哥保罗和埃米尔会和朋友们一起去滑雪或者参加雪橇比Sài,他们会想,朋友们都“从来没有人穿过芥末黄色的套Zhuāng”。于是,为了避免社交场合中的Bù合时宜,保罗和埃米尔也不能穿这套套装……而唯有年纪尚小,没有什么社交与工作压力的麦克斯有不顾及他人Yǎn光的资本,才可以做那个不被“别人的目光”定义的自己。

  “悬浮”在于,麦克斯穿上芥末黄色套Zhuāng之后,只遭遇着各种各样的好事,也Huò得了一定的认可,这样美好的结局对比Xiàn实生活来说显得像空中楼阁一样不真实。

  YīnWèi在真实的生活当中,当我们抱着“无所Wèi”的态度离经叛道或者挑战社会固有的规则时,往往带来的不是好处,而是Chén重的代Jià。只有在童话里,才会有青蛙被公主亲吻,才会有灰姑娘穿上水晶鞋,才会让麦克斯这样没心没肺稀里糊涂地茁壮成长着的孩子Chéng为最美好的样子。

  

  大家都ZàiKàn麦克斯的套装,麦克斯的表Qíng则十Fèn骄傲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,简单纯粹而获得幸福的故事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再流Xíng了。纵观大众WénXué和影视作品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通过Hòu黑学式的拼搏、筹谋甚至算计和尔虞我诈来获得成功的叙事。又或者,干脆是逆境中的卒子通过意外获得权势从而操弄、报复他人的“爽文”。我们几乎是理所当然地觉Děi以上两种方向的剧Qíng更好,更有“代入感”,更能满足心理需求。

  但《无所谓套装》毕竟是一本“童话”。童话的可爱之处,恰恰在于它对世俗的脱离。又或许,普拉斯为孩子们Hé大人们写下这个故事,就是在鼓励以一种Xīn的视角去看待“脱离世俗”的精神。

  “无所谓”的真正含义

  应该是“无所畏惧”

  一个很悲哀的现实是,在充满激烈竞争的环境中,就算是对于还没有彻底被社会所浸染的孩Zǐ来说,做自己也是Jí其难能可贵的事Qíng。从胎教到幼儿英语、Kē普、Cái艺……热衷于“鸡娃”的父母能够在市场中找到各种各样帮助孩子成长或者学习知识的书Jí,全Jiā上阵,集体焦虑,但是,很少有故事教育孩子看见自己,觉察生命BěnShēn,学习“做自己”Hé“Wú所谓”。在人生路上不断狂奔,不断自我怀疑,不断发明“躺平”和“摆烂”这样De词来安慰自己却依旧循环焦Lǜ的我们确实应该停下来反思。告诉孩子说 “试着成为自己”,“Kè以成为自己”,也许Shì我们对下一代最大的温柔。

  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,他们会Zhú渐在现实中屡屡碰壁,终究有一天,他们会和我Mén一样,明白穿Shàng“无所谓套装”也能获得善意和认可的Gù事是Yī个温柔的谎言,麦克斯收获的不一定是幸福,也可能是歧视、Zhāo笑和否定。

  Dàn这没关系。

  等到那一天,这个孩子已经积累了足够的Yǒng气,也已经探索过“自我”究竟意Wèi着什么,知道追求“Zì我”要付出怎样的代价。这个Hái子将永Yuàn保有孩子气的一面,眉眼间能够写满近乎“无知”的信Xīn,勇敢选择、Jué定、承担他想要的人Shēng。也许这个孩子将不再害怕失败和否定,长出坚强的自我。也许Zhè个孩子可以告诉我们:即Shǐ前路荆棘遍地,也要活出真我。

  

  大家都很羡慕穿着芥末黄色套装的麦克斯。

  所以,“无所谓”的真正含义应该是“Wú所畏惧”。

  人生最珍贵的,就是麦克斯穿上“无所谓套装”的时刻,是我们成为我们的时刻。就在那个时刻——肉贩、面包师、铁匠、金器商、裁缝、修补匠,酒馆的老板娘、学校的老师、杂货铺老板和好太太们,还有牧师和市长看向麦克斯的时刻,他们羡慕的不是毛茸茸的过分招摇的芥末黄色套装,他们可能打心眼里瞧不起麦克斯那套套装,也永远不会穿那套套装。但他们会羡慕愿意穿上套装的麦克斯本人。

  人人都不敢成为麦克斯,但是人人也想成为麦克Sī,就如同人人都想成为Táng吉诃德,手执Yī枝锈迹斑Bān的长枪,身骑一匹病老歪斜的瘦马,把风车当成巨人,把村妇当成公主,带着令人唾弃嘲笑的神经Zhì和不切实际的妄Xiǎng与贫Jí的生活搏杀,横冲直撞,勇往直前——像一个真正的骑士那样。

  

  《无所谓套装》实拍图。

  题图和Wén中插图来自乐府文化出品的绘本《无所Wèi套装》。

  文/Mohole

  编辑/申婵

  校对/柳宝庆